當前位置:人天新聞
人天新聞

1999-2019,圖書電商二十年沉浮錄(完整版)

2019-09-17 01:48:33(已瀏覽1784次)

                                                                                                                                        

請刷以下二維碼訂閱永利开户送18元体验金集團官方微信平台! 

來源:數字出版雜談

       2019年,發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這一年,全球最大的電商巨頭亞馬遜CEO貝索斯離婚了,前妻分得數百億美元瞬間登上全球富豪榜;中國最大的在線網絡書店當當網老板李國慶和老婆鬧翻了,開始了自己的新一輪創業;國內排名前列的電商網站京東的老板劉強東鬧起了性侵醜聞,一下子聲名遠播更勝從前。
      之所以把這三件事單獨拿出來調侃一番,則是因為與他們相關的國內在線圖書市場(網絡書店)也在這一年發生了近年來少有的變化。
      這一年,已經堅持了十多年的亞馬遜中國徹底放棄了國內的在線圖書業務,隻剩下電子書、跨境電商等邊緣業務;當當2018年的被收購案失敗了,迅速調轉了船頭,在李國慶離開之後,重啟了數字閱讀業務,對主營業務紙書也進行了重大調整;京東圖書最早的一撥元老隨著前圖書業務總經理楊海峰的調離也開始了新的洗牌,不過最新接手這塊業務的,居然還是來自亞馬遜中國的前高管(楊海峰以及他的前任石濤,此前都來自亞馬遜中國)。
      在這個人人都覺得紙書業務不好做、類似修仙小說中的紙書“末法時代”,以上的種種變化,可以看作這個行業的自我調整和適應,也可以看作這些行業巨頭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焦急與不安。
      這些變化,或許會給國內在線圖書業務未來幾年帶來不可知的衝擊。在技術革新與渠道巨變以及用戶需求更個性化、年輕化的背景下,在線圖書業務經過20年的風起雲湧之後,重新站在了又一個十字路口。
      這一年,是當當網的第20個年頭,也可以看作是國內網絡書店渠道的第20個年頭。一部當當史,一部就是一部國內的網絡書店史。
風起於青萍之末

       有亞馬遜的珠玉在前,國內電商的出現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標準化程度高、物流要求較低的圖書成為電商的敲門磚。最早的電商平台,都與圖書有著不解之緣,賣書幾乎成為電商的必然選擇。

      但國內最早的網絡書店並不是如今打著“響當當”旗號的當當網。
     1995年,古舊書店中國書店上線;1997年初,杭州市新華書店開設網上書店;1997年5月,中國出版對外貿易總公司與外資合作開設中國現代書店;1999年2月,上海書城與企業合作開設了上海書城網店;1999年3月,北京圖書大廈網絡書店上線……

     1999年11月,當當網上線。

      在當當網之前的網絡書店,大多是由傳統出版發行機構開設的實體發行渠道的補充,其主營業務依然聚焦在實體發行渠道。當當網的上線,正式拉開了國內網絡發行渠道的大幕。
      兩個月之後,由聯想和金山公司投資的卓越網上線,則標誌著長達十年的網絡書店兩強爭霸賽開始。
      從書商起家的當當發軔於圖書,圖書的基因幾乎貫穿並主導了當當隨後的二十年;跨業而來的卓越網想打造不一樣的精品店,那種從一開始就埋下的精品思維盡管在後來逐漸被全品類戰略打敗,但用戶的認知和人群的聚合也似乎就此定了型。
      這是國內網絡書店的初創階段。
      一方麵,他們還無法與傳統渠道正麵抗衡,這還是出版業的賣方時代,相比新華書店及出版社自建渠道,新出現的網絡渠道還需要用自己的實力證明能賣書、能賣好書、能賣出好多好多書。
      另一方麵,受限於國內網絡發展的現狀,網絡書店的爆發,還必須等待網絡時代的廣泛到來。2004年上半年,國內網絡購書的用戶約12萬人,隻占網民總數的1.2%,人均月消費不到20元。但曙光已經開始招手: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十五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國內網絡人群從1997年開始爆發式增長,2002年突破6000萬人,2005年突破9400萬人……
       在這幾年的時間裏,還有更多的機構陸續進入,比如人民時空、book321、旌旗網、書生之家……
      讓更多的人知道並習慣網絡購書這種價格便宜、品種夠多、在家隨時下單、送貨上門的方式,教育用戶,成為這個階段的網絡書店最重要的任務。會員這個舶來詞成為新渠道吸引用戶的一種身份象征。比如卓越網開始進入各大高校發展學生會員:製作精美的銀行卡大小的會員卡、誘人的購書折扣、端到端的服務,在攏人的同時也開始了國內電商的布道和啟蒙服務。
      轉機在2004年到來。
      2004年第一季度之後,卓越網開始實現持續盈利。此前一年,其營收已經達到1.5億元。單店銷售破億元對彼時的圖書發行業是個不小的衝擊,大家開始更加重視這個新渠道的潛力,為網絡渠道後來的崛起打下了更好的基礎。
      也是在2004年,一件有可能改變國內網絡書店格局的事情發生了。如果讓當事人重新選擇一次,或許今天我們所熟悉的那些人名,都會有不一樣的熟悉。
      這個事情的發生,也促使國內網絡書店開始進入了下一個野蠻競爭的階段。
浪起於微瀾之間

       2004年,國際電商先行者亞馬遜看上了國內市場。想最快切入市場的最好方式,無疑是收購現有的平台。

      亞馬遜看上了當當網,開出了1.5億美元的價格,但被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拒絕了,估值太低、全資收購不情願、想自主品牌建百年老店……或許都有一點。亞馬遜轉身洽談了卓越網,以7500美元的價格完成收購。創始人雷軍為什麽把趨勢麵向好的卓越網突然出手,是現金斷流還是短期不看好,至今也沒人提起。
      國內網絡書店的格局和戰略在此之後發生了變化:有風投資本支持、土生土長的當當網將如何應對來自國際巨頭的挑戰?客單價低、行業盤子不夠大,又該如何從中崛起更大的利潤?
      國內網絡書店的競爭也由此開始進入兩強相爭的野蠻發展階段。
      廣納糧、高築牆、奪第一成為這個階段的關鍵詞。
      價格,成為網絡書店祭出的殺手鐧。因為減少了批發流轉的環節,從社到客的網絡書店可以在價格上得到更多的施展空間,對上遊出版商來說則可以更快完成銷售流轉、縮短賬期、盡快回款。相比實體書店八九折的促銷,網絡書店動輒五六折的價格無疑對用戶的刺激更加明顯,對實體書店的擠壓也越來越厲害。隨著網絡書店市場規模的高速增長,規模化效應益發凸顯,對上遊價格的談判話語權也越來越重。網絡書店用規模化采購倒逼出版商要采購折扣、要返點等策略層出不窮。這也成為後來整個行業對網絡書店較大的爭議。
      為了搶奪市場,網絡書店在價格上互不相讓,價格戰由此也拉開帷幕。實體書店的劃地經營都需要防止串貨擾亂價格,網絡書店則完全撕下來這張皮,不顧一切。這個階段,以當當和卓越為首的網絡書店們用折扣戰、免郵戰等手段打得不亦樂乎。
      與此同時,網絡書店也進入了物流拚殺的階段,紛紛在全國多個城市圈地建立自己的物流配送中心,以提高配送效率、提升用戶滿意度,沈陽、天津、成都、廣州、武漢、蘭州等東西南北中的焦點城市成為首選。物流基地的麵積也屢創新高,動輒幾萬平米的物流基地成為網絡書店最引以為豪的項目。
      除了價格戰,“全球最大的中文網絡書店”之爭,是這個階段比較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2007年,亞馬遜CEO貝索斯第一次來中國考察市場,為自己收購了幾年的卓越網站台,並見證了卓越網改名為卓越亞馬遜的過程,也標誌著卓越網開始全麵亞馬遜化的轉型。在此期間,當當網發起來一輪“誰是全球最大的中文網絡書店”的市場投放,把貝索斯訪華的熱潮一下子炒了起來。

      當然,亞馬遜後來並沒有跟隨這個話題,這和貝索斯天天放在嘴邊“以客戶為中心”保持了一致。事實上,被收購的卓越網,在經曆著精品商城到綜合商城的過程中,喪失了之前獨立判斷、自由發展的能力,被束縛在了亞馬遜的框架內,在與當當網的亂拳大戰中開始落於下風,繼續糾結誰是第一確實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這個階段裏,其他更多的網絡書店也紛紛露頭,在各自的領域成長,但對當當、卓越兩大頭部玩家沒有造成什麽影響和衝擊:成立於2004年的99網上書城到2007年規模達到1.5億元,2008年上半年基本實現盈利;成立於2007年的北發圖書網,整合了北京市新華書店的資源,發力區域市場並輻射全國市場;成立於2006年的博庫書城網,整合了浙江省新華書店的資源,以連鎖門店為基礎,麵向零售、團購等用戶,2009年銷售達8000萬元;四川省新華書店2007年正式上線的“新華書店.com”(2010年更名為文軒網)2009年銷售額突破千萬,注冊會員接近40萬;機械工業出版社創辦的互動出版網聚焦計算機類圖書的網絡銷售,逐漸成為這個細分市場的口碑品牌;2000年創立的蔚藍網,從麵向校園的電商網站起家,2003年開始全麵開放……
      這是一個野蠻生長但生機勃發的階段。這些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網絡書店,在下一個階段則都將按照自己的差異性,走出不一樣的路線來。
      這一次的時間節點,在2010年。
      這一年,發生了兩個重要的事情,改變了此前的網絡書店格局,也幾乎奠定了現在的網絡書店基調。
巨頭的春天與市場的狂歡
       2010年12月,當當網在美國掛牌上市了!
      這是國內網絡書店的一件大事!上市第一天,李國慶就套現了2000多萬美元,這個比例當然不算多,也很正常。上市第一天,股價上漲了86%,一片看好,但沒多久都跌破發行價,甚至引發了李國慶與投行的一場名為“李國慶大戰摩根女”的口水戰。表麵上看,上市給當當帶來了品牌增值、融資、套現的便利,但市值不高、財報透明、盈利壓力大卻一直如達摩克斯之劍懸在當當頭上,再也不複上市前的銳氣和任性而為。

      給當當上市迎頭痛擊的,不是已經更名的卓越亞馬遜,而是京東。2010年11月,就在當當正式敲鍾前一個月,這家成立於起步於2004年,並在2007年正式進軍國內B2C市場的電商,打破了之前不做圖書的承諾,從卓越亞馬遜挖來了分管圖書業務的副總裁石濤,強勢切入國內網絡售書的市場。用石濤後來接受采訪的話說,“終於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一場了”。

      不甘示弱的當當網“攜渠道以令諸侯”對京東的圖書業務展開抵製和呼籲,但在現實的利益麵前,大家都不是傻子,隻要能多賣錢,多個渠道不是更好嗎?而且多個渠道,還能對之前兩家近乎壟斷的渠道有更多的談判砝碼。
      京東圖書業務就此進入快車道,國內網絡書店的格局也由之前的兩強爭鋒演變為三足鼎立。此前受限於美國體係的卓越亞馬遜始終在與當當的各種較量中處於下風,此時也終於緩了口氣,一年前卓越亞馬遜與美國亞馬遜總部實現了平台的無縫對接,包括品類管理、物流管理等軟件係統,都完全實現了與美國亞馬遜同步,如果沒有這次的機會緩衝,市場不會給予其更多的時間來調整和適應。

      當當有了新的對手,而且和新對手的角色來了個互換:已經上市並受限於盈利壓力的當當不得不放棄以前的亂拳,來應對此時還在裸奔的京東。2010年底,京東商城與當當網之間的圖書大戰正式拉開帷幕。劉強東宣布圖書“直至價格降到零”。隨後,當當宣布斥資4000萬進行3C、百貨、圖書等產品大幅降價,京東則宣布將開展8000萬元的促銷。這場價格戰最終由政府相關部門介入而各方收手。高舉價格戰,聲稱“不允許京東圖書音像部門在5年之內盈利”的京東,確實給了當當當頭一棒。盡管李國慶在多個場合表示“京東是在在巨虧的賣3C,做圖書談不上競爭對手,還相差甚遠”,卻也無法阻止京東圖書的奮起直追,並在後來的某個階段完成超越。

      當當上市、京東進場、卓越亞馬遜美國化,猶如給了國內網絡書店經營者們打了一劑強心針,這是一個巨頭急速前進並繼續碾壓實體渠道的階段。但如何在巨頭的格局中分得一杯羹,卻是眾多網絡書店必須麵對的問題的階段。
       2012年,天貓圖書業務上線,給大家打開了一扇新的門。
      2012年6月,包括50家國內外出版社、20多家獨立B2C購書網站在內的1000多家圖書網店、130萬種在線圖書、在售圖書超過6000萬本的天貓書城正式上線,意味著天貓全麵涉足圖書業務,與京東商城等開始正麵競爭。
      對那些開網店賣書卻苦於用戶拓展太難、運營成本太高的從業者,以及長期受三大網店積壓的出版社、實體書店,天貓書城的上線,給他們提供了一種新的“觸網”的的方式:上天貓自己開網店直麵用戶,而且有天貓的流量打底,不缺用戶,隻需要熟悉天貓的各種玩法,充分利用工具就能迅速地拉起自己的網店業務。包括文軒網、博庫書城甚至當當網,都先後紛紛入駐天貓開起了自己的旗艦店。尤其是文軒網、博庫書城這些傳統發行業起家的供應商,憑借自己實體業務的批量采購折扣優勢,和國內排名前列的品種數量,很快在天貓書城占據了優勢地位,並依靠流量扶持迅速崛起。
       與這些中小參與者不同的是,包括當當、京東在內的巨頭們也不再滿足圖書業務帶來的增長,尤其是被資本裹挾之後,盈利壓力壓頂而來,大家對圖書業務的認知,也在發生了變化:從初級階段的賣書是主業,慢慢向以圖書為基礎拓展多元品類,或以圖書為低成本引流工具豐富業態做大電商。2012年3月,國美電器入駐當當網,當當還正式開啟了自己的“時尚百貨”業務,向多元化進軍。號稱圖書不盈利的京東圖書,則完全把圖書業務變成了一個工具,用來拓展自己的用戶群體,一方麵更加多元滿足已有用戶需求,一方麵也將更多非京東的圖書用戶拉進自己的地盤。
       毫無疑問,真正能夠對市場起到巨大推動作用的,隻能是巨頭。這一階段,解決了資本、流量、模式探索的國內網絡書店,真正迎來的自己的春天,主動求變、大膽開拓、積極布局是這一階段網絡書店的顯著特點。
      據開卷公司每年發布的“中國圖書零售市場報告”顯示,到2016年網上書店銷售的總碼洋已經超過了2016年實體書店的總碼洋達到229.72億元,在2016年依然保持30%左右的增長,主要推動力正是來自於第三方平台,第三方圖書業務同比增速達到60%,天貓書城的市場規模達到120億。其中新華文軒的電子商務業務連續三年年平均增長率超過60%,2016年“雙11”單日銷售突破1.5億碼洋,全年實現銷售收入10.76億元。
       但也是2016年,國內網絡書店迎來了新的挑戰,或者說早已在威脅中。
時間就是金錢,人人都是流量

      當網絡書店在享受互聯網帶來的紅利時,潛在的危機也隨之而來。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的迅速普及,一方麵打開了圖書銷售的新渠道、新局麵,另一方麵也給用戶的時間使用和時間管理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對整個出版行業來說,內容變現的方式變多了,影視版權、遊戲改編、有聲書、知識付費課程、在線教育、直播乃至電子書等等方式都在選擇之中。這是一個人人都是流量、人人都是電商的階段。
       2015年前後,隨著4G技術的廣泛應用和移動互聯網技術的更加成熟,以及用戶對文化娛樂類產品的需求增長,有聲和視頻、直播等一下子爆發了,用戶用於自我學習、休閑娛樂的時間被更多的業務瓜分,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圖書業務的營收。
       2016年以前,有聲業務一直處於低迷狀態,版權方沒有收入,平台方賣不出錢,主要依靠低價屯版權、免費拉用戶、廣告補虧損的方式堅持。到了2016年上半年,以邏輯思維、在行等為代表的音頻產品,在培育市場、教育用戶方麵有了顯著的效果,有聲付費業務開始崛起,包括喜馬拉雅FM、懶人聽書、蜻蜓FM、得到等在內的有聲產品用戶人數爆發式增長,注冊用戶輕鬆上億,日活數千萬。而時至今日,快20年的網絡書店當當網的注冊用戶也不過才幾千萬,日活剛剛過百萬而已。
       隨著文化市場大IP戰略的推廣,隨著網劇、綜藝、網絡大電影等業務的發展,一起眾多互聯網巨頭的流量加持,優酷、騰訊視頻、愛奇藝三大視頻產品,輕鬆占據了用戶的手機屏幕。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愛奇藝會員規模達6710萬,同比增長75%;騰訊視頻訂購賬戶數同比增長30%至9690萬……
      以抖音、快手等代表的視頻直播及短視頻產品則在二三線城市以及年輕用戶中占據了一席之地。截至2019年7月,短視頻APP的行業滲透率達到68%,,抖音日活躍用戶超過3.2億。

       2007年,亞馬遜推出了第一代kindle,也幾乎就此拉開了電子書業務市場的大幕。緊隨其後,國內的電子閱讀器市場開發迎來一輪瘋狂,包括漢王科技在內的眾多廠商一起,推動了國內電子書業務的起步。隨著盛大文學、移動手機閱讀基地、中文在線等眾多機構的參與,一時間湧起了一股“電子書將取代紙書閱讀”的說法,盡管時至今日大家已經當作笑談,但在當時確實引起了業內的很多討論。2011年底,當當率先在幾大電商裏推出了電子書業務,隨後京東、亞馬遜也在第二年陸續上線。後來包括騰訊、阿裏、百度三大互聯網巨頭也紛紛入局數字閱讀業務。

      ……
      這是一個重新解讀“時間就是金錢”的階段,誰能夠搶奪到更多用戶的時間,誰就有更多變現的機會;這也是一個重新定義流量的階段,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爆款,每個人都可能是潛在的流量主,誰抓住了這批新的流量,誰就可能占領先機;這也是一個人人都可以成為電商的機會,直播、視頻這些產品分走網絡書店流量的同時,卻又給每個人提供了一個新的售賣窗口……
變局之始,有點始料未及
       網絡書店的變化,可能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
       一直到2015年底,當當網還在多元的路上努力探索,在經曆了時尚電商、服裝百貨、數碼家電、日百、等各種嚐試後,逐漸迷失了方向,股價一蹶不振,毅然提出了私有化、退市,意圖回歸國內資本市場,憑借在國內圖書市場的品牌號召力,重新定義自己的品牌價值和市值規模。但等到2016年當當完成自由化,卻已經錯失了回歸A股的更好機會,無奈之下選擇賣身。為了美化財務數據,當當果斷裁撤短期內不盈利的部門,期望賣出一個更好的價錢。2018年初,海航集團發布公告,以近100億元的價格收購當當,就在所有人都翹首以盼的時候,收購卻戛然而止,整個過程幾乎成為笑談。當當需要繼續奮鬥自己,不得不重新撿起幾乎拋棄的一些業務,重新講故事。2019年2月,李國慶發出公開信,離開當當重新創業。
      2015年到2019年,當當幾乎是以一種混沌狀態悶頭前行,盡管財務數據看起來不錯——據當當總裁俞渝表示,年利潤從2015年的9200萬元,增長到了2018年的4.25億元,2019年預期將實現6億元的盈利——但行業乃至外界對當當的擔心卻絲毫沒有降低。大破需要大立!
       2014年,京東圖書副總裁石濤離開京東圖書就此隱跡江湖,跟隨石濤來到京東的楊海峰繼任圖書事業部總經理,京東圖書保持了持續的高速增長,並對當當的圖書市場份額形成緊逼之勢。2017年第三季度,根據《中國B2C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7年第3季度》數據顯示,京東圖書占比36.2%,超越當當網的35.1%成為市場份額第一。但這並沒有讓京東高層滿意,又或者說京東圖書即便完成了曆史性超越,但在整個集團的大盤子裏,也沒有太大的話語權。隨著集團組織架構的調整,楊海峰被調離,京東圖書業務又業外非專業人士接手,在動蕩大半年之後,才找到了新的負責人——前卓越亞馬遜采購總監、前當當數字業務部總經理雷玟。但延續一年前的優勢繼續引領市場,還是波折前進重新競爭,還是未知之數。

 

       更讓人震驚的是,亞馬遜終止了圖書業務。據亞馬遜中國的公告顯示,自7月1日起,亞馬遜中國停止了自營紙質書的銷售,並在7月18日起停止為第三方賣家提供賣家服務。幾乎與當當同時踏入網絡書店渠道的卓越網最後以這個姿態離開,還是很讓人感慨。或許貝索斯自己也解釋不了,為什麽在全球市場所向披靡,到時中國卻折戟沉沙。讓他感到欣慰的,可能隻有kindle電子書業務在國內第一名的寶座了(指電子書,不包括網絡文學)。
       三大傳統網絡書店紛紛迎來可能影響未來發展的變化時,圖書的網絡銷售市場競爭則更加依然激烈。在前述用戶時間被更加移動互聯網產品瓜分的同時,新的網絡售書渠道也對傳統的網絡書店發起了衝擊:2014年成立,以社群起家的大V店依靠社群營銷、會員模式,為媽媽用戶提供購物、社交、教育、生活等服務2016年實現GMV(平台交易額)近10億元,2017年30億元……依靠抖音直播與拚購這些新工具和手段,一些沉寂庫房許久的書重新煥發了“新生”,居然輕鬆過百萬冊……
      開卷發布的《2019半年度中國圖書零售市場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國圖書零售市場規模繼續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同比上升10.82%。網店渠道盡管增速有所放緩,但繼續保持較高速度增長,同比上升了24.19%。
      如果說各種移動互聯網產品的爆發,搶奪了用戶有限的時間,可能導致圖書銷售的下滑。那些利用社群營銷、直播帶貨挖掘出來的市場需求,以及依然保持了不錯增長率的市場規模則反而證明了市場依舊在,隻是我們麵對的人群、人群獲取產品的渠道和方式、人群對圖書這類產品的認知、人群對圖書這類產品的消費場景和方式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我們需要對傳統的售賣方式做出調整和應對。
      這是新時代背景下的網絡書店變局之始,盡管有點始料未及,但並不讓人意外。
個性化時代,服務性平台
       讓人意外的是,最新的變化恰恰來自於這幾年折騰最多的當當網,這或許與當當感受到的壓力更大有關。圖書是當當的主營業務,沒了圖書也就沒了當當,要想更上一層樓,自然就得承受更多的陣痛和折騰。
      8月12日,當當網對內發布公告,成立了三個場景化小組,直接向出版物事業部總經理匯報;打破多年以來的圖書品類管理架構,按照場景化需求,將與教育成長相關的品類合並成童書、教育組,將與生活閱讀相關的文藝、社科、經管、生活品類合並,成立社科文藝組,分別向出版物事業部總經理匯報;傳統電商裏分量極重的運營業務,則與促銷、運營、業管功能合並進了業務支持部;同樣格外讓供應商關注的進貨成本和毛利談判(采購談判)則並入財務結算組……按照這個架構,幾乎所有的部門都是三個場景化小組的支持部門,這三個小組承擔了當當圖書業務戰略方向,一切都向著更加貼近用戶、抓住用戶、服務用戶、鏈接用戶去開拓,當當將從一個傳統的銷售型平台向服務型平台轉型。
       或許當當的變化真的隻是國內網絡書店轉型的開始。
       網絡書店作為重要的圖書分銷渠道之一,承接了出版業從傳統實體分銷向互聯網分銷的重擔。盡管網絡書店因為價格、折扣等原因,擠壓了出版商和實體渠道的利潤,但這也是出版業麵對互聯網時代必須承受的壓力。市場的問題自有市場來解決。移動互聯網產品的出現搶占了用戶的時間,也開始瓜分用戶的視線焦點,成為新的流量入口和變現手段,與網絡書店形成了新一輪的競爭態勢。
      當用戶的時間越來越碎片化、時間使用頻率越來越緊湊,閱讀已經從一種知識必需品,變成了生活方式的一種。他們需要的不再僅僅是從網絡上購買一本書,而是需要更多的場景化服務:如何閱讀這本書、如何更方便閱讀這本書、如何用更便捷的方式閱讀這本書、如何從更多角度理解這本書、如何知道大家如何閱讀這本書……這是眾多與內容獲取相關的移動互聯網產品大受追捧的重要原因:他們把傳統的內容產品打碎了、分解了,糅合成了更容易理解、更符合用戶需求、更易於用戶接受的形態。
      這也是一個個性化、社群化的階段。傳統網絡書店追求的綜合一站式購物已經不能滿足用戶需求。用戶喜歡根據自己的喜好與誌同道合的人在社群渠道交流溝通,也更喜歡個性化的服務和垂直渠道的服務,僅僅的售賣產品已經不能適應千變萬化的市場。A站、B站、各種讀書會產品能成功,很大程度上不是滿足了所以群體的需求,而是恰恰滿足特定用戶的需求。
      把書賣出去,是過去二十年網絡書店的唯一的關鍵詞。但現在市場變了,網絡書店必須變。

 

       移動互聯網時代,從內容到用戶的流程更短,用戶甚至可以直麵內容而忽略渠道。單純售賣成為一種最初級的服務,網絡書店也必須加入到流量和用戶時間的爭奪中去。客觀上促使出版業以更快的速度完成了從賣方市場向買方市場的過渡,完成了出版業渠道網絡化的重任之後,網絡書店也應該完成自身的服務化轉型。二十年來,網絡書店形成並習慣了一整套電商的售賣體係和閉環環境,現在則必須從這個舒適區中走出來,迎接更為激烈的挑戰,自我轉型,重新建立與用戶的關係,換一種更加密切的方式擁抱用戶。

上一篇:解讀《2018年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透過數據看高質量發展

下一篇:首日采書碼洋1.348億!第七屆全國出版物館配館建交易會今日開幕!

公司地址:北京市豐台區曉月中路15號 通信地址:北京100165信箱58分箱 郵編 100165
京ICP備05020216 京工網安備1101055226號 企業網聯係電話:(010)51438155-811
北京永利开户送18元体验金有限公司 E-mail: rtbook@cimse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