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人天新聞
人天新聞

書業迎來報複性生產

2020-09-23 02:02:48(已瀏覽256次)

                                                                                                                                                                                      

請刷以下二維碼訂閱永利开户送18元体验金集團官方微信平台! 

                                                                                                                                                    轉自:出版人雜誌
        疫情得到控製已有數月,目前來看,許多人期待的“報複性消費”並沒有出現在出版業中。但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疫情形勢的逐漸向好,書業當中則出現了“報複性生產”的現象——根據《出版人》了解,不少出版機構的編輯們正處於“加班季”,上架新書數量大幅度上漲。根據版本圖書館網站CIP數據統計顯示,近三個月CIP申請總量超過5萬種,環比上升114%,而本年度迄今CIP申請總量僅有10萬餘種,近三月CIP申請總量占全年申請量比重達50%。從上遊供應商的狀況也能側麵證實這一情況:一位校對公司的老板向記者反饋,自7月以來,該公司的校對訂單暴漲,而在疫情期間,訂單數則近乎於零;印廠方麵同樣如此,來自北京郊區的一家印廠透露,疫情緩解之後,印製訂單數量不僅相較疫情期間大幅度上漲,同比去年同期也有所增加。
        出版機構們的加速生產無疑是出版業複蘇的跡象之一,但是,隨著圖書生產節奏的加快,編輯績效考核、庫存壓力、碼洋規模、利潤空間等幾組矛盾則愈發突出。
 
沉積許久的眾多印廠在過去的幾個月裏加足了馬力
 
績效考核補作業
 
        往年的這個時候向來是新書品種上架的高峰季節。一方麵,多數出版機構都將年底考核的截至時間定在了11月底或12月底, 尚未達到考核指標的編輯會在考核期結束前“補作業”;另外一方麵,臨近雙十一,有的新書品種會選擇在此之前上架,以便能夠趕上這一全年最大的促銷活動。
        今年則由於疫情的影響,上半年不少公司近乎停止運轉,有部分出版機構選擇了降低年度考核的指標,但哪怕KPI有所下調,經營業績仍直接與公司以及編輯的收入掛鉤,而上半年相對慘淡的業績表現直接催化了這種“加班”的動力。根據中南傳媒產業研究院聯合中國出版協會民營工委共同發起的“新冠疫情對中小規模圖書公司的影響和恢複生產狀況調查”結果顯示,接近20%的受訪公司2020年6月前一本圖書都沒有上市,因此,公司為了完成年初製定的出版計劃,編輯為了完成業績指標,自然會加快生產節奏。一位出版公司的老總向記者表示,“最近幾個月公司運營緩過勁來了,自然要把生產節奏往前趕,以彌補上半年的窟窿。”
        一線編輯對“加快節奏”這一現象的感知也相當明顯。一位來自頭部出版公司的編輯在最近一個月中感受到了來自上級施加的壓力,“公司領導每周給品牌主編開會,主編再給我們開會,反複匯報新書進度。”
        在記者的調查中,一個編輯一個月內數本新書下廠的情況並不在少數。問題在於,盡管多數公司已經把考核的重點放在了毛利、淨調撥碼洋等指標上,但是不少出版機構仍舊對編輯的出書品種數、造貨碼洋等指標有所要求,這種考核方式在往年圖書銷售狀況良好的時候問題尚不凸顯,而如今疊加多重不利因素,諸多問題進一步浮出水麵。可以說,對於一些年度考核重心放在出書品種數的編輯而言,如此強度的新書出版速度或許能夠緩解年度考核的壓力,但對於企業而言,爆發性生產帶來的庫存壓力不容小覷。事實上,為了雙十一和開學季的促銷,多數出版機構都會進行備貨,可以說,本年度的雙十一被寄予了極高的期待,但如果銷量不及預期,庫存壓力勢必影響後續的生產節奏。
 
激增的產量加劇了眾多出版機構的倉儲壓力
 
        更為嚴重的情況出現在受疫情反複影響的出版機構上。一位在京出版社的編輯部主任向記者透露,在北京新發地疫情爆發前,該公司就開始了加速生產,以其能彌補第一波疫情帶來的影響,但新發地疫情爆發後,物流、營銷、發行等多方麵再遭重創,因此,剛剛生產出來的新書也隻能成為“滯銷書”。“如今我們也在‘報複性生產’,但是圖書平均首印量比之前要減少了許多,每本書的起印量隻敢定到5000。”突然爆發的庫存壓力也讓這位編輯部主任所在公司的圖書化漿時間提前,化漿數量遠超往年。事實上,對於國有企業而言,若非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承擔“銷毀國有資產”的責任,圖書化漿的手續也非常繁瑣。如今,麵對著庫存壓力,出版機構們也不得不讓部分圖書提前化漿,從而為新書騰出庫存空間。
 
利潤還是規模?
 
        庫存的壓力除了來自於生產量的暴增,也與銷售的疲軟密切相關。
        疫情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實體書店銷量的斷崖式下跌。根據開卷數據顯示,2020上半年,實體書店渠道同比下降了47.36%;除此之外,疫情帶來的經濟壓力也讓非剛需的圖書消費有所下降。一位編輯的感受或許也能證明這一點,“今年文學和社科類書明顯感覺賣不動了,隻有少兒、工具類以及教育類的書還能勉強維持。”一位文學編輯更是在疫情期間由於實體書店有退貨而遭遇了職業生涯第一次策劃月銷量為負的窘境。
        不僅如此,大眾出版公司賴以生存的重點書品種銷量也在下降,一位民營出版公司的策劃編輯向記者表示,今年部門的新書重點品銷量僅有去年同級別新品的三分之一,部分品種甚至僅有六分之一。“我們現在隻能靠著老書活著,新書不得不做,但銷量非常一般。”這位編輯向記者說。
        因此,打折成為一種無奈的選擇,在采訪中,“不得不”成為許多受訪對象掛在嘴邊的話。一位綜合型出版社主管發行的副社長向記者表示,“價格戰現在已經擴散到全時段、全品類了,你不參與電商的促銷活動,但競品都打折了,銷售上就會差一截。”但是價格戰也是飲鴆止渴,“一旦折扣打下去了,市場認知之後想再提回來可就不容易了。”
        價格戰也意味著毛利率的下降,促銷與電商返點讓出版機構的電商結算折扣要遠低於線下渠道。但是對於企業經營而言,追逐碼洋規模的擴大並沒有實際的意義,但是對於市場中搏殺的出版商們來說,微利也隻能接受,因為“活下去比什麽都重要。”
        除了價格戰以外,2020年風生水起的直播也被寄予了極高的期待,但是從記者調查的情況來看,自有直播能夠做出名堂的寥寥無幾,有的出版機構直播間觀看人數僅有數人。對於許多編輯而言,這也意味許多負擔,除了那位趕鴨子上架的新手主播以外,還有幾個編輯扮演了為數不多的“觀眾”角色。
        除了自己開展直播,也有不少出版機構選擇和頭部主播合作,但是對於頭部主播而言,進入直播間往往就意味著“全網最低價”,加上主播的傭金,直播成本已然逼近電商大促。稍值得慶幸的是,直播結算回款相對較快,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下遊實體書店結算慢帶來的現金流緊張。
        但對於出版機構而言,更需要思考的是,無論是價格戰還是直播,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如何走出至暗時刻,或許還需要挖掘書業更多的可能性。

 

上一篇:光明日報、喜馬拉雅、中國詩歌網等11家媒體助力《中國跨年詩選》出版啟動

下一篇:碼洋同比降25.98%!2020上半年館配市場最全數據發布

公司地址:北京市豐台區曉月中路15號 通信地址:北京100165信箱58分箱 郵編 100165
京ICP備05020216 京工網安備1101055226號 企業網聯係電話:(010)51438155-811
北京永利开户送18元体验金有限公司 E-mail: rtbook@cimsef.com